精选美文

80后印象:乡村手艺人系列——理发师

有一门手艺,就意味着一生不愁吃饭。在我的农村老家,普遍都有这样的观念,如果考不上大学,那么你就学一门手艺。
 
今天我要和大家说说乡村的理发师。
 
乡村的理发师和以前的货郎一样,推行上门服务。一般都是有固定的上门日期,10天上门1次,一年36次。一般一个理发师要负责好几个村的业务,A村逢369理发,那么B村就逢258。

 
乡村的理发师只是有理发的手艺,但不是全职理发师,他们还要种田种地。理发赚不了多少钱,只能补贴家用。一般是按人头计费,包年服务,一个人的年费才几块钱,后来逐渐涨到十几块钱,再后来好像是30块钱。
 
在我的印象中,爷爷是乡村理发师的忠实客户。每到理发的日期,爷爷便在家中等候,有时候来得稍晚一些,爷爷便在嘴中念叨怎么理发师还没来。
 
一般来说,理发师都是准时来的。来到一个村小组之后,选定一户人家,打开工具箱,拿出简易、破旧的工具,一块又破又脏的黑围布往脖子上一挂,这一天的活就开始了。
 
一个小组只需要选定一个地方,大家都会相互通知,得到通知的人便会赶过来理发。吃饭也是约定俗成的事情,选点在谁家,如果午饭前还没理完,那么就要负责理发师的午饭了。当然,理发师选点有讲究的,这次在A家,下次就选B家。

 
虽说是理发手艺人,但是他们的手艺往往不怎么样,甚至是谈不上手艺。他们只会剪两种造型:
 
一是理光头,掏出剃刀,在磨刀布上反复磨拭,剃刀立刻变得明晃晃起来,所到之处寸草不生。在乡村,光头很受欢迎,劳作的时候不热,另外打理起来很方便。一般老头子都选择这个发型。
 
二是把头发剪短,仅仅是剪短而已,谈不上任何发型。当然,有的家长为了好玩,希望在小孩子的头上做点造型。那么他只会一个造型——蝙蝠头。什么是蝙蝠头?就是把头发剪短,在头中间留一个蝙蝠造型。
 
小时候我的头也是乡村理发师打理的,我理得少,头发盖过了耳朵才去理一次,基本上要把头发剪成一厘米长,这样一年才理几次,费用的话我算半个人头。

 
印象最深的还是理发师的推剪,因为节省,推剪即使很旧了也舍不得更换,有时候一两根头发没有剪断,理发师便用力一拽,硬生生的把头发扯断,痛得人直哆嗦。
 
这还算好的,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。理发师在帮人刮脸上的汗毛、胡子的时候,由于工具不锋利,有的理发师还会喜欢喝点小酒,一不小心手一抖便刮出一道血口。
 
除了理发,乡村理发师还提供掏耳朵服务。他们先用工具伸进耳朵旋转几个圈,然后再用另外一种工具掏几下便就完成了,整个动作非常迅捷娴熟。每次看他帮爷爷掏耳朵,爷爷一幅很享受的样子。我没有被掏过耳朵,因为这项服务只给大人提供。
 
随着我们80后逐渐长大,爷爷辈相继老去,客户群逐渐失去,乡村理发师这一职业正在淡出我们的视野,再过几年恐怕就要销声匿迹。
 
图/网络  作者/司马狼,自媒体人,草根创业者,中国民声网主编,微信公众号:chcrsh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我,书,书房,以及我们之间的故事

    一 富家不用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锺粟;安居不用架高堂,书中自有黄金屋;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;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;男儿若遂平生志。六经勤向窗前读。 宋真宗赵恒为了鼓励大家读书,他老人家绞尽了脑汁,编造了上面那段颇有些利逼色 [详细]

  • 从前的秋天

    记得小时候 我是奶奶的跟屁虫 散学归来找不着奶奶 我便到山峦脚下的板栗树下找她 奶奶在那扫树叶 记得小时候 跟着爷爷走在秋收的田埂 稻浪迎风起伏 我拿起锋利的镰刀 收割一年的喜悦 记得小时候 喜欢坐在屋前屋后的山头 久久凝望山的那面 构想着 山外的世界 [详细]

  • 寻找初冬的韵味

    立冬过后就算是正式进入冬天了,虽然气温还停留在舒适的秋天。 我十分喜欢南昌初冬的天气,没有夏天的燥热,没有深冬的寒冷。有的是深秋的天高气爽,有的是微风轻抚落叶的曼妙。 小区楼下的那株枣子树,前些日子天气晴朗,还有三五片黄叶在树枝上跳跃,一夜 [详细]

  • 不管你多大,愿你永远有一颗童心

    童心是什么?童心是直率,是纯真,是一株稚嫩的花蕾。 外甥女还小的时候,在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,她看见秋水广场的喷泉喷得老高,转过头担心的问妈妈,月亮怎么不怕水?这就是一颗童心,诗一样的童心。 前几天我问我儿子,叫他猜猜十年后爸爸在做什么。他略 [详细]

热门排行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
热门话题

Alan Mulally    Square    Kickstarter    Tesla    农业    App Store    Palantir    Imgur    个性化    解码医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