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美文

我,书,书房,以及我们之间的故事

 

“富家不用买良田,书中自有千锺粟;安居不用架高堂,书中自有黄金屋;出门莫恨无人随,书中车马多如簇;娶妻莫恨无良媒,书中自有颜如玉;男儿若遂平生志。六经勤向窗前读。”

 

宋真宗赵恒为了鼓励大家读书,他老人家绞尽了脑汁,编造了上面那段颇有些利逼色诱的话。这些话在古代,对于一些穷读书人来说,确实是一种诱惑和美好的向往,也一直鞭策着人们以读书来改变命运。

 

至于有多少人在读书中得到了千钟粟、黄金屋和颜如玉,我没做考究,我很懒,也没去百度关于这方面的统计数据,但我相信有很多人得到了,不然这句话不至于一千多年后还在流传。

 

我读了十多年书,得到了千钟粟、黄金屋和颜如玉吗?

 

答案是否定的。是的,我没有得到。

 

千钟粟指的是五谷丰登,良田千顷,粮食满仓,这算是非常高的俸禄了。我现在的月光或者半月就光的工资,怎么能算千钟粟呢!

 

我现在居住的房子是2008年金融风暴的时候捡的便宜,手里没钱,即使便宜也只能买90平米,还是按揭的,这算不得黄金屋,顶多是个蜗居。

 

至于颜如玉,就是说美女,黄金屋都没有,又何来美女?
 

 

虽然没有千钟粟、黄金屋和颜如玉,但我确实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,本应是扛着锄头“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”的,现在却也能勉强坐在办公室里。读书还是有用的,不要被那些读书无用论蛊惑了。

 

 

还是来说说我的蜗居、书房和那些书吧!

 

我的蜗居,开发商为了好卖,硬是隔成了两个半房间,主卧比较正常,可以放一米八的床,还可以摆下一架钢琴;次卧很小,放下一张一米五的床后,只能摆一个床头柜。

 

还有半个房间,为什么是半个呢?因为它空了一个位置给配电间,房间不规则,权且叫半个房间吧,只能用作小孩房。

 

这么一来,家里没有书房。这怎么行?酸秀才必须要有书房呀!于是在小孩房里硬塞了一张不大不小的书桌,也算是一个书房吧。

 

书桌上除了一台电脑以外全是书,甚至书桌都堆不下,还占满了电视机柜和床头柜。不得不说我也是个喜欢买书的人,当然买了书有时候会心痛钱而愤愤地抓起一本书阅读起来。

 

说起我跟书的缘分,还得从上学的时候说起。小学除了课本以外,如果寒假、暑假作业不算的话,没有接触过任何课外书籍。

 

到了初中,有一个住在镇上的同学,家里条件相当可以,偶尔会拿一本《辽宁青年》来看。我很诧异,世界上怎么还有课本和假期作业以外的书?

 

有一次我鼓起勇气向他借了一本《辽宁青年》,看过之后才发现这书比课本好读多了,有故事、散文和诗歌,文字很优美,书小小的,精致极了。

 

我也想去买《辽宁青年》,在镇上找啊找,是否找到我还真忘记了,反正我没有买过这类书,也可能找到了但没有钱买。整个初中除了看过几本《辽宁青年》以外没有再看过其他课外读物了。

 

初三的时候,无意中在镇上的一家叫“芳菲书店”的店里看到一本厚厚的《三国演义》,封面是硬的,价格是13块钱。那个时候13块钱是很贵的,我一星期的零花钱才4块钱,乡下一个木工一天的工钱也就6、7块钱。

 

我为什么对《三国演义》如此感兴趣,是因为我陪爷爷看了《三国演义》的电视剧,打打杀杀的煞是好看。爷爷喜欢看戏曲类的节目和一切与四大名著相关的东西。

 

我在书店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,不知道买还是不买。当然我不是为了钱做思想斗争,买这本书的钱还是有的。我忘记告诉大家,奶奶经常偷偷的给我零花钱。

 

让我犹豫不决的是我从没买过课外书,在父母面前也没读过任何课外书,特别是临近中考,突然买本课外书回去,这是对父母的威严是严重的挑战,肯定会被老妈劈死。

 

最后还是没能抵挡住它的诱惑,我把它买了下来,但我没敢拿出来看,而是藏在一个小木箱子里面。这个木箱子差不多只有30公分长20公分宽,高估计也就20公分,是我问老妈要来的,应该是她的嫁妆,上面油的是红漆。

 

等到初三毕业的暑假,我才敢堂而皇之地把《三国演义》拿出来看。我一边等录取通知书,一边坐在家门口的池塘边看。

 

相比电视剧,这书看起来枯燥乏味,且里面的文字也不是现在的大白话,晦涩难懂。印象中那个暑假并没有把它看完,还是后来读高中的时候重新看过了一遍。

 

当时的年纪,《三国演义》不好看,今天提起它是因为它是我人生中拥有的第一本书。也正因为人生中啃的第一本书是难啃的四大名著之一,以至于我对四大名著存在偏见,除了《三国演义》外其他三部至今都没读过。

 

 

有趣的书也是有的,《平凡的世界》我就认为很有趣并给予我深刻的影响。我不记得这本书是什么时候看的,亦或是初三的暑假,亦或是高中的某个暑假。这本书很厚,是借来的,花了整整一个暑假才看完。

 

为什么说《平凡的世界》对我影响较大呢,因为少平、少安的拼搏精神打动了我,总觉得自己就是少平,也曾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拼搏。

 

还有我觉得里面的爱情故事朦胧而美好,一个简单的纸条“少安哥,我想和你好”就充分表达了一个人深深的爱,但最后润叶的少安哥跟别人好了。小霞被水冲走的瞬间我哭了,还有她永远无法奔赴的那个树底下的约定,让人觉得凄美动人。

 

高中时代陆陆续续看过一些书,比如鲁迅、席慕容、余秋雨等名家的书,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旧杂志和旧报纸。这些书都是我从县城的旧书店掏来的,几块钱就可以买到一本。或者是从盗版店买的,10块钱3本。

 

到了大学,看过的书逐渐多了,具体看了谁的书就真的记不起来。书的来源大概有三种,第一种是自己买,但我书买得不多,因为没钱,我是大学里年年被救济的穷学生。

 

第二种是从南昌大学那苍老的图书馆借来的,书非常破旧,沾满了灰尘和污渍,页面中时不时可以翻出干瘪的蚊子、飞蛾的尸体来,看着恶心。这类书借的不多,看的也不多。

 

第三种是从省图书馆借阅的,我办的是那种1块钱的阅读卡,只能在那里看,不能把书借出来。我常常周末或者翘课去省图看书,一看就是一个上午或是下午,有时候也是一天,图书馆大厅有卖午餐的。


 

去省图看书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,我喜欢看阅览室里的美女,那种安静地坐在那里看书的女孩真好看,时而目不转睛地阅读,时而紧锁眉头略作思考,时而嘴里轻松念着什么,两片颤动嘴唇宛若蝴蝶的两个翅膀。

 

读书的女孩很有气质,迎面走来,仿佛能从身上闻到书的芳香。古代崇尚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,我看来纯属是瞎扯淡,是男权在作祟。

 

言归正传,工作以来书确实看得少了,并不是没有书,书桌上摆得满满的,主要是静不下心,一本贾平凹的《高兴》看了几年都没看完,每每拿起书的时候,总想着工作上还有些材料没完成,总想着这里那里的事没去做。

 

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几乎没买什么书,也没看什么书。只是在没有工作没完成、没有任何挂念的情况看了几本书。

 

说来也怪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这心猛然地静了下来,仿佛就像是一盆躁动不安的水突然遇到了零点的温度冻住了一般。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变得从容了吧,很多事、很多结看开了,于是我又重新拾起书来。

 

我让大学室友于浩(武大博士,现在南昌大学教书)推荐了一些书,大口大口的啃起来。相比他来说,我读的书九牛一毛。书是好东西,能给人释疑解惑,能给人轻松和愉快,也能带来写作的思路和灵感。

 

我想我不管怎样,辉煌腾达也好,失魂落魄也罢,坚持做一个阅读、思考、写故事的人,不为别的,只为心能找到一个安静的归宿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寻找初冬的韵味

    立冬过后就算是正式进入冬天了,虽然气温还停留在舒适的秋天。 我十分喜欢南昌初冬的天气,没有夏天的燥热,没有深冬的寒冷。有的是深秋的天高气爽,有的是微风轻抚落叶的曼妙。 小区楼下的那株枣子树,前些日子天气晴朗,还有三五片黄叶在树枝上跳跃,一夜 [详细]

  • 不管你多大,愿你永远有一颗童心

    童心是什么?童心是直率,是纯真,是一株稚嫩的花蕾。 外甥女还小的时候,在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,她看见秋水广场的喷泉喷得老高,转过头担心的问妈妈,月亮怎么不怕水?这就是一颗童心,诗一样的童心。 前几天我问我儿子,叫他猜猜十年后爸爸在做什么。他略 [详细]

  • 我高考的那些事儿

    我参加过两次高考,第一次是高二的时候,班主任老师鼓励我们提前感受下高考的气氛;第二次是高三,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高考。 以前高考是七月,我们称之为黑色七月。 高二那年暑假,许多同学都回家了,我和一些报考了的同学在学校里面继续留守。七月的天气非 [详细]

  • 推荐丨花鸟昆虫创造的奇境

    这两天又翻读哈德生(W.H.Hudson)的《鸟与人》(Birds and Man),在第二章中他谈到,他叫格雷(Edward Grey)在讲演中说,对于禽鸟的喜爱、欣赏和研究,比在许多人的二道手兴趣的和习惯的娱乐中,有更新鲜、更欢快的乐趣;叫着禽鸟的快感比其他任何欢乐都更为纯 [详细]

热门排行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
热门话题

Salesforce.c    Salesforce.c    Salesforce.c    云计算    Tesla    农业    概念车    SCRM    Tech Shop    可穿戴设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