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美文

初中时代拜把子的兄弟

01
 
刘备、关羽、张飞在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、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”的誓言中结义,拜把子称兄道弟,自此走上了艰辛的创业之路。
 
我初中的时候也有两个哥们,也拜把子称兄弟了。但我们没有“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、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”的誓言,因为我不干,我是老三。
 
这两个哥们初一和我是同一个班,初二分过了班,但还是被分到了一起,可以说是一种缘分。
 
一个叫先驱,年龄最大;一个叫丛耀,排行老二。至于初一的时候为什么和他们俩要好,是什么时候认识和好起来的,我不记得了。
 
他们性格外向,胆子大、声音大。我性格内向,胆子小,声音小。初一下学期班会上,班主任要求大家推举班长,这两家伙恶作剧,带头大声囔我的名字。结果班主任一听对我说:“你群众基础好,班长就你干了。”
 
我想推辞却又没说出口,我天生不懂拒绝,只好硬着头皮干。却没想到这班长一当就甩不掉了,初二重新分过了班,班主任也换了,但新班主任偷懒,不搞班长选举,说我原来是班长,让我继续干。
 
我又一次吃了不善拒绝的亏,这一干就是一年半,直到初三下学期才没干了(本来要继续干的,因为有些小插曲,不提)。

 
02
 
接着说那两个哥们,先讲我与先驱吧。
 
他个头比我略矮,身子结实,满脸痘痘,一个一个的小疙瘩时不时被不听使唤的手指挤得流水,说话时总是眉毛微微上翘,永远是一副笑脸。
 
他舅舅是朱老师,初一上学期教我们英语。我们早读的时候朱老师拿着一本好厚的英语书在背,很用功很卖力。初一下学期好像是考到了什么学校还是进修,总之没有教我们了。
 
朱老师走后换了一个70多岁的老头来代课,那老头可有趣了,老顽童似的,教“Under the desk”的时候竟然钻到桌子底下表演给我们看。
 
这里不多说老头,有机会专门写一篇他的故事。还说朱老师,他住在学校里面的职工宿舍,先驱经常会去朱老师家端菜来吃,有时候也会带上我。
 
朱老师亲子炒菜,炒菜的时候中指时不时推一下鼻梁上厚厚的眼镜,炒出来的莴笋绿油油的,很香,但吃起来会“嘎吱嘎吱”的响,跟生的一样,我不喜欢吃。这一记忆特别深刻,到现在我都不喜欢吃莴笋。
 
先驱有一个姨妈住在学校一公里远的曾家村。有时他也会到那里拿菜吃,印象中我跟着去过几回,具体的情形我没有特别深的记忆。
 
紧挨着学校的是一幢一幢的平房,有些破旧不堪。就在这些破旧不堪的平房里,先驱还有一个亲戚,也是姨妈。这平房里的记忆我特别深刻,因为我和先驱有一段时间寄宿在这个姨妈家。
 
我和先驱挤在一张一米宽的凉凳(用竹篾编制的小竹床)上,俩人几乎是身子贴着身子睡的。虽然挤,但总比学校20个人睡一个宿舍强。
 
吃饭也是在这个姨妈家,仅是借用他们吃饭的桌子,饭是在学校蒸好的,菜是自己从家里带来的。有时候我们会和他姨妈一家在一个桌子吃饭,我肚子没油水,看着他们香喷喷的热菜馋得不行,他姨妈让我们夹菜,我忍住了,只吃自己带的冷菜。
 
有几回我们没有蒸饭,也没有吃自己的菜。他姨妈专门给我们做了一桌子的好菜,因为那正赶上收割稻子,课余我们去给他们帮忙。这是劳动换取的,没有不好意思,吃得欢畅。
 
在他这个姨妈家吃住,我真觉得很幸福。但后来发生了一件非常不愉快的事情,结束了这样的好日子。
 
他姨妈家新买了一只小猫,一天早上它躲在大门的门槛下,我起来匆匆赶去学校,迈出大门的瞬间,只听到“咔嚓”一声,小猫在我脚下壮烈牺牲了。
 
你知道这只猫多少钱买的吗?50块钱。那时候我一个月的零花钱才16块,什么概念?我难过得哭了,两顿没吃饭。先驱把剩饭热了后拿到学校来,一边让我吃,一边安慰我。
 
我赔了钱给他姨妈。回家后我不敢和我妈说,我偷偷告诉了奶奶,奶奶没责怪我,立即拿了50元钱,让我好好跟人家道歉。
 
猫死了,我也搬回了学校住。

 
03
 
接下来讲讲我与丛耀的故事。
 
他个头也没我高,黝黑的皮肤上没有痘痘,身板不及先驱结实,但他有一个很酷的父亲。他父亲是干联防的,联防队是政府雇佣来维护社会治安的一个民间组织,算是吃政府饭的吧,家境显然比我要好。
 
一副墨镜、一辆摩托车是他父亲的标配,至少每次来给丛耀送菜的时候都是这副模样。有一回我骑着自行车出校门,正好与他父亲的摩托车迎面相撞,还好都骑得不快,只是都倒地了,但都相安无事。
 
他家离学校估计有10多里,我去过几回,跟丛耀回去拿菜,顺带会洗个澡。他们祖屋叫碧川屋,以前是大户人家,在我们那赫赫有名。青砖黑瓦的祖屋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但见不到几个居民,又显得有些衰败苍凉。
 
这不是曹文轩《红瓦黑瓦》里的吴庄吗?林冰时不时跟马水清到吴庄住上几天,而我也会经常去碧川屋转转,有时还会住上一晚。
 
有一次是下完晚自习去的,夜空一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偶尔从马路两旁的村舍投来一丝微弱的灯光,偶尔会迎面驶来一辆摩托车或是汽车,我们借助他们的灯光拼命地蹬踏板,灯光随车子远去后又是死一样的沉寂,只听到自行车刷刷作响。
 
等我们骑到他家时都晚上10点了,他妈妈一脸惊讶地问怎么这么晚回来。那时候没有装电话不能事先通知。我们去打水洗澡,他妈妈则在厨房鼓捣第二天要带的菜。第二天天不亮我们又出发去学校赶早自习。
 
骑夜路非常危险,我有一次骑夜路车刹车失灵把锁骨摔断了。所以夜晚回家的事老师是不知道的,那时候学校管理松,晚上住宿没人查房,即便查也查不到,你说一个房间密密麻麻摆了20个被窝筒,偶尔少一两个谁会察觉。
 
关于我和丛耀的记忆,这一些比较清晰,其他的都模糊了。接下来我再讲讲我们三个一起的故事。
 
04
 
大约是初二或者是初三的某一段时间,我们三个人一起搬到教学楼的某一个楼梯间去住。房间很小,也就三四个平方,我们在地上摆几块砖头,然后弄几块床板往砖头上一放,一间卧室便完成了。
 
这是属于我们的一片小天地,吃住都在里面。学校领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们知道学校宿舍条件太差,默许我们私自占用楼梯间。有时候也有同学过来蹭睡,那就更挤了。
 
印象深刻的是有一个冬天的早上,我们四五个人睡在里面,倒也很暖和。早上起来洗脸就惨了,四五个人共用半盆热水,轮到我洗的时候水已经变成墨汁了,我闭上眼睛拧了毛巾稍微擦了擦就草草完事。现在想着那半盆墨汁就恶心。
 
学校旁边有条河,河堤两边有许多树,柳树、樟树、杨树等各种树都有,春天里树变得翠绿欲滴,花儿争相斗艳,引得蜂蝶飞舞,煞是一派好春光,真是谈恋爱的好去处。
 
但初中禁止谈恋爱,我甚至都不敢和女生讲话,和小女生走在满是春光的小路上只能偶尔臆想一下,现实是三个爷们并肩而走。
 
照相馆的人也很会做生意,知道那里风景好,拿着相机在路上一个一个地问需不需要照相。我们三个就曾经有过几张合影,有一张我们都戴着墨镜,俨然有点像黑社会。这些照片在拆老屋的时候丢失掉了,唯一一点青春的记忆都没留住,甚是痛惜。
 
初中虽然不能谈恋爱,但我们心里都藏着一个姑娘。那个年纪不懂爱或者喜欢,只知道对某一个女生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,见到了害怕,没见又想念。我又想起《红瓦黑瓦》里林冰和陶卉。这可能是青春的萌动吧。
 
丛耀心里有没有装我忘记了,至少我知道先驱心里装着隔壁班的一个姑娘,而我偷偷喜欢班上的某一个女生。恕我不能告诉你们她的名字。她一头乌黑的头发用一根皮筋扎着,有点婴儿肥的圆脸在白衬衫黑外套的映衬下,显得格外白净圆润。
 
快毕业的时候我写了一个纸条,鼓了十次勇气也没能把纸条送出去。这个时候那两个哥们帮我冲锋陷阵。结果可以想象,纸条过去了但没反应,害得我见到她时更窘迫更不知所措。
 
这也算是那个年纪关于青春和爱的一些懵懂印迹吧,不再提了。

 
05
 
我们三个当中,我的成绩稍好一点。他们两个读完就走了大多数农村娃的老套路:打工、做房子、结婚、生娃。而我继续念高中和大学,这期间我与他们几乎没有联系。
 
好像是2015年的春节吧,我们三个重聚了一回。我先来到丛耀家,他已是几个孩子的父亲了,黝黑的皮肤仍然黝黑,脸上增添了些许皱纹,这是打拼的印记和岁月的沉淀。
 
等了好久,先驱才骑着摩托车匆匆赶来。他那张笑脸仍在,痘痘没了,岁月也在脸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,乐观中带着一丝忧愁。
 
这些年我们东奔西走,打拼着,奋斗着,为了爱,亦为了梦想。曾经我们多么要好,多么无话不说。十多年后再聚首,竟然一时语塞,不知道聊些什么。有人说想见不如怀念,这话不无道理。
 
吃过饭后,我开了车,没有喝酒,我们匆匆而散。后来丛耀来南昌找过我一回,但没有到我家。
 
毕竟这些年我们走着不同的路,经历不同的人和事,逐渐地失去了我们曾经共同拥有的一些东西,这些东西失去了也就失去了,永远找不回来。
 
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让我们无话可说,让我们回不到从前,阻碍者我们重新融为一起。不去想这些了。但我们彼此心中仍然明白,曾经是兄弟,现在、今后仍然是。
 
窗外,天气时而晴朗时而阴沉。屋里十分闷热,小风扇的三片叶子不停地转动。我坐在电脑前回忆起这些片段往事,不禁感慨万千!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
  • 从前的秋天

    记得小时候 我是奶奶的跟屁虫 散学归来找不着奶奶 我便到山峦脚下的板栗树下找她 奶奶在那扫树叶 记得小时候 跟着爷爷走在秋收的田埂 稻浪迎风起伏 我拿起锋利的镰刀 收割一年的喜悦 记得小时候 喜欢坐在屋前屋后的山头 久久凝望山的那面 构想着 山外的世界 [详细]

  • 我高考的那些事儿

    我参加过两次高考,第一次是高二的时候,班主任老师鼓励我们提前感受下高考的气氛;第二次是高三,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高考。 以前高考是七月,我们称之为黑色七月。 高二那年暑假,许多同学都回家了,我和一些报考了的同学在学校里面继续留守。七月的天气非 [详细]

  • 80后童年记忆——卖冰棒啰

    夏天炎热,从冰箱里拿出一根冰棒放在嘴里,这冰爽太带劲了,美得你不要不要的。 说起冰棒,不免勾起童年时的记忆。 那时候,在农村里冰棒算得上是奢侈品,口渴了想买一根得走5公里到镇上。后来有人看到了商机,从镇上进一批冰棒,用棉被裹紧放进泡沫箱,骑自 [详细]

  • 高考过后,你便走在了职场的路上

    干了这杯毕业酒,再也没有机会早恋了。 是的,高考过后,你们已不再是孩子,可以光明正大地恋爱了! 高中是基础 教育 的最后阶段,走出高考考场,有的人要步入大学进行专业 教育 ,有的人则要步入 社会 开始摸爬滚打。 接受专业 教育 也好,到 社会 上摸爬滚 [详细]

热门排行
  • 一周
  • 一月

热门话题

云计算    Salesforce.c    Salesforce.c    Salesforce.c    SCRM    可穿戴设备    Tech Shop    Tesla    Dropcam    Infinite Mon